服务热线:400-1090-700

您现在所在位置:主页 > 君山动态 >

悠悠鹿水畔 千年婺茶香

人气: 发表时间:2020-11-09 04:04

  仲夏的鹿女湖,苍翠的青山环绕着一汪澄澈的碧水,在山水相依的尽头映出落日的余晖。湖畔游人三三两两,信步沙滩与草地,置身久违的舒适。长久以来,这里流传着一个有关鹿女的传说,翘首远眺的鹿女雕像、近旁的小鹿、相簇相拥的鸳鸯树,无不催人遐想,流连沉思。经过系列景观改造,鹿田早已脱胎换骨。行走中的游人,或不曾留意,悠悠鹿女湖畔,那片碧色绵延的缄默茶山于时光流中亘古不变,亦或不知,万卷经纶的鹿田书院里,一味茗茶香已流溢千年。

  鹿女湖畔自古便出产举岩茶,品质优越,一度为贡品。五代十国时期后蜀二年(935年)毛文锡所著《茶谱》载:“婺州有举岩茶,斤片方细,所出虽少,味极甘芳,煎如碧乳也。”这是婺州举岩目前发现的最早见于史料的记载。这在明代方以智著《通雅》中可得佐证,“婺州之举岩碧乳……此唐宋时产茶地及名也。”此后,“斤片方细,煎如碧乳”成为世人口中举岩茗茶的最主要特点。

  从婺州举岩的演变历程,可见中国茶文化的发展史。宋代吴淑所著《茶赋》载:“夫其涤烦疗渴,换骨轻身,茶荈之利,其功若神,则渠江薄片,西山白露,云垂绿脚,香浮碧乳……”宋代斗茶之风盛行,与插花、挂画、焚香合称“宋人四雅”,举岩茶之“绝”跃然纸上。

  到了明代,茶作为百草之一入药。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中就提及婺州举岩,“昔贤所称,大约谓唐人尚茶,茶品益众,有金华之举岩,会稽之日铸,皆产茶有名者。”

  到了明代,举岩出现了明确的贡茶记载。明万历六年《金华府志》卷之七《贡赋》载:“进新茶芽二十二斤”。由此,婺州举岩也于此时发展至鼎盛。明正德年间兵部尚书潘希曾于游金华山时题《北山茶》诗一首,曰:“春来谣忆北山茶,青碧丹崖榜我家。采露撷烟空梦寐,沿河溯济共年华。求闲会了三生愿,知足何须七碗加。燕语莺啼春送尽,又看光景到萱花。”明代顾元庆著《茶谱》载:“婺之举岩,丫山之阳坡……其名皆著品。”明代许次纡著《茶疏》载:“东阳之金华,绍兴之日铸,皆与武夷相为伯仲然。”田艺蘅《煮泉小品》中更表现出对金华茶的偏爱:“余尝清秋泊钓台下,取囊中武夷、金华二茶试之,固一水也,武夷则芡而燥冽,金华则碧而清香,乃知择水当择茶也”。

  时至清代,婺州举岩作为贡茶被一再载入史册。《中国地方志集成》之《康熙金华府志、道光婺志粹》卷之七《贡赋》载:“明岁进新茶芽二十二斤。”又有清光绪《金华县志》记载:“婺州有举岩,斤片方细,所出虽少,味极甘芳,煎如碧乳。碧乳之名,以其茶之汤色如碧乳故也。”刘源长《茶史二卷补一卷》载:“婺州举岩茶斤片方细,所出虽少,味极甘芳,烹之如碧玉之乳,故又名碧乳。”

  东阳人吕永和本在婺州刺史李纾门下当差,管理婺州八邑公产。唐大历十二年(公元777年),吕永和任满,却未还乡,而是择了鹿田村定居。据说是为这灵山秀水中的动人传说打动。相传当地有位叫宋玉女的姑娘,收养了一只受伤的梅花鹿。小鹿知恩图报,通达人性,常帮宋玉女进城采买,下地拉犁。一次外出途中,小鹿不幸被猎人所杀。宋玉女不知情,登高远眺,翘首盼着小鹿归来。式微式微胡不归,小鹿迟迟不归,玉女在山头站成了化石。鹿田村也因此得名。

  动人的传说滋养了真挚的性灵,流泻在指尖,成就了举岩茗茶的诞生。相传吕永和见鹿田村身处深山密林,村东北有洪头山,西南有白望山,山上尽是茶树,山高多雨,云深雾重。时值清明后谷雨前,正是采茶好时节,吕永和携家小上山采茶,回家后细心摊、炒、抓、挺、烘,制作新茶。且以新火试新茶,眼观汤色,碧绿澄澈,仿佛已将满山苍翠映入其中;略闻其香,芳香扑鼻,已然采撷了四季花果之气;小品清茗,茶汤清冽,收纳了高山流水的回甘。

  吕永和欣喜不已,有意为新茶取个雅名。一日,他站在家门口极目远眺,望见鹿女峰下,粗壮的石柱之上巨石磊磊,有如仙人举岩。得此启发,吕永和便将新茶取名“举岩”。婺州举岩由此诞生。

  时至今日,那座曾经感动吕永和的鹿女峰,那片曾与吕永和高山流水遇知音的举岩茶山,依然静卧在鹿水之畔,千年未改。

  越过鹿女湖,穿过举岩茶山,丛林深处便是那处鹿田书院。书院始建于宋代,于清末时大修,于千年间承载了婺学名师讲学、礼祭、藏书之功用,更成为婺学文化源远流长的重要集散地。灵动庄重的编钟声响起,鸿儒讲学、大笔挥毫,君子读书倦,恰是茶香清逸时。故鹿田书院自古就有“书茶二绝”,佳偶天成。

  相传这味举岩茶香,不仅令婺州才俊文思如泉涌,还曾经由一代大儒吕祖谦之手,化解了“鹅湖之会”上的一场论辩干戈,以近乎行为艺术的方式让兼容并包、求同存异的婺学思想大放异彩。

  南宋淳熙年间,本是儒学传承发展的繁盛期,吕祖谦创立金华学派,与理学家朱熹、张轼齐名,号称“东南三贤”。当时,朱熹与陆九渊在学术思想上各执一词,争辩不休,并因此心生不悦。吕祖谦有意讲和,同邀二人及东南一带学者共赴“鹅湖之会”。

  会中,朱、陆二人剑拔弩张,辩论十分激烈,一讽为“禅学”,一讥作“支离”,场面尴尬。吕祖谦急中生智,取出随身带的“婺州举岩”,悠悠然泡茶,待客,亦自饮。一抹澄碧之色,一股甘香之味,浓烈而不失清雅,恬淡而不失真味,茶汤由公道入一众杯盏,令在座大儒们入口入心。吕祖谦借茶论道,“得者有其失,失者有其得”,顺势推出其主张的兼容并包、文武并重、求同存异之思想,大儒们深以为然。由此,婺学文化借举岩之力名声大振。

  婺州大地上,举岩茗茶与婺学文化独领风骚越千年,却于清末遭遇乱世,一度失传。然而,这份茶香与书香早已融入涓涓双龙泉,流淌进婺州人的灵魂。上世纪70年代,婺州举岩试制恢复成功。

  婺州举岩重出江湖,便惊艳八方。自1979年到1981年,婺州举岩连续三年被评为“浙江省一类名茶”。1981年,全国供销系统名茶评比会上,婺州举岩被列为“浙江省四大名茶之首”。

  很快,婺州举岩的现代化传承与产业化发展被提上日程。2006年,婺州举岩由全国茶叶行业百强企业——浙江采云间茶业有限公司接手经营,并成功申报“金华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”。2007年,婺州举岩成功申报“浙江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”。2008年,国务院下发文件,将“婺州举岩传统制作技艺”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,这在茶行业绿茶大类尚属首例。

本文TAG:现金信誉网